书法与灯火 日期: 2015-04-07

 书法与灯火

周汝昌

本文题目,不是要说习书要“焚膏继晷”,深夜“临池”,是说书与灯的关系。 说起灯火,文化故事太多了。我们中华有燧人氏,希腊有普罗米修斯。燧人氏发明了“钻木取火”,是人类进化的最大关键——熟食、制陶、冶铜……火是“主力”。当然也不能忘记还有一个“照明”的大问题。照明使得漫漫长夜变成可以活动的时空,等于增加了人的寿命。 有了火,很快进化到语言发展和书写记录——“字”出现了,原始陶器上已有文字雏形。 火,本身不是“固体状态”,它的不绝不灭需要有一个“寄体”,就是薪。薪火相传之义,由此而生。 就是说,至少在古代,火是不能离薪而自存的。薪指草木可燃之物,所以也包括油类——即“焚膏”的膏。比如,诗词中的“兰膏”,其实是指油灯蜡烛的美称。 灯火,明也,可以喻哲思道论,圣人、佛祖的精言奥旨,传与门人弟子,遂有薪传、传灯的词义——“传灯”是禅宗所用之词。 那么,中华书道也必然有薪传的源流史印,也有“传灯”的奥旨“秘”言。 所谓“秘”,不是自私、“专利”,不许旁人问津;有两层要义:一,非一般语文“书面”可传,不是简单几句常言所能济事,故有特殊性与珍重义。二是师传弟受,必善择人;轻传妄授,所教者不得其人,没有继美发扬的才德,不但无益,势必多害。 是故,书家也须像禅山五祖传六祖那样——看他的根器灵慧。 巧得很,在书法原理上恰好有一个“拨灯法”。 这确是书法一“秘”。 以往对此名目有不同揣度“破解”。由于古汉字“燈”也写作“镫”,遂生误会——说“镫”是“马镫”(去声。铜制,垂于马腹两边,骑者两足伸入“登”住,并可夹逼马腹使之快行……),作出了一些附会之说。 其实,“镫”即灯(镫即燈的本字),古时油灯是一个锡制的浅碗形的“灯碗”,中置油、芯,燃芯而发光。所以小说戏曲诗词中常见“一盏灯”“灯盏”等字样,盏即油碗也。 “拨灯”者,油芯烧久不亮,则须以小棍拨动灯芯,亮度加强。而这个“拨”的活动是手执小棍儿斜下插入油碗而左右移动——这正好就是书家使用毛笔时是斜下落笔,锋是侧行而左右行笔的动作原理,故以为喻。 这本来不但不“秘”,倒是给学生用当时最常易晓的手势来讲授用笔运笔的道理,既不“玄虚”,也不“神秘”。 可惜后世多为“中锋”假道理所误,将一个真的极普通的原理弄得后生难晓,横生谬解了。 

阅读次数【1349】 | 评论数【0】 | 所属分类: | 2015-04-07
内容
 
付款方式 | 会员手册 | 栏目介绍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业务简介 | 友情链接 | 会员注册 | 报告错误 | 版权声明
版权所有:卓克艺术网 Copyright 2005-2016 zhuokeart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合肥美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:皖ICP备09018606号